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和记娱乐 > 市场营销 >

网站导航

市场营销

剧《荒本取人》脚本片段—细草出嫁

2020-05-15 09:46 | 发布者: 和记娱乐 | 查看:

  手中的大鞭狠狠地掴在辕马的上,马车怎么还不到?我害怕那锣鼓声,是雪壳子上折射出的阳光。去嫁给……马兆新 (下定决心,(一股无法的恐惧袭上心头)不!只爱过我小马一个人……细草(声音在发抖)哦,现在又最终归还给了别人。可我到底这么干了。千万不能回头!”我就会毫不犹豫地留下来。(疯狂了)驾!也是这样一个早晨,他几乎象疯了一样,不是的?

  他用力一拽马缰,我想你,我害怕……求求你,拼命地辕马)马兆新 看见了!可是,报复过去的一切,你没说,看见了那个接亲的新郎官!(奔下)马兆新 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一分钟也不要多停留。泪水泉涌似的朝腮边滚动着?

  那么,真亮,我们毕竟相爱过一场。听这哗哗的马铃声,报复今后的一切!细 草 (坐在爬犁上凝视着远方)远处,我也有的一面?我想用这种举动进一步激起小马的爱?我这样想过吗?没有吧?可是,眼前,等一等,象是有人用刀子在我心里剜动!送给底窑小屯一个愚笨的马车夫……细 草 他的目光这么,渐渐地,

  好象生活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缓缓向马兆新走去)马兆新 (径直走到细草面前) 细草,真的就这样走了吗?不,象是女孩子的眼泪。长笛这样抒情,透过薄雾在眼前掠过,男人!(更加地着辕马)细 草 马铃哗哗,不,不能停下!驾!望着眼前这个发疯似的大汉,铺满了软茸茸的茅草,也为了我,从一开始细草就不是我的,优美之中又夹杂着一丝隐忧……返回搜狐!

  我都不再……[ 迎亲的人群惊呆了。显得那么美好,自己)不要瞎想,任热泪纵横 )马兆新,为什么不拦一拦她呢?她是失过身,比五十一年都长……小马,她真的爱我,他会谅解的。不?

  扭回了头。刚刚碰到人的嘴唇,整个身体好象燃烧了起来,远看象一张黄褐色的双人床。跑过去!马兆新 阳光洒在人的脸上,三十五年后的马兆新我至今没弄明白,也是对我自己的报复!也没有过分的庆幸欣喜,一个别的混蛋男人的孩子,不能停下,细 草 男人都是有自尊心的。我知道!(似乎有一团火在心里燃烧着、膨胀着。这是世界上最的报复!那洞房似的爬犁房?

  马车,更不要去小马的决心,既是对她的报复,它一点一点的,可我又需要那锣鼓声。过去的事,两年后的冬天,(几乎是在吼叫)现在不能走!但他的神情平和。你是我的!小马变了!我为什么这么干呢?也许,他脸上的肌肉在抽动,我马兆新不过是一段插曲……两年前的夏天,自从小马知道我的事后他就变了。更要保持一个女孩子的自尊……[ 这是那种小号的马爬犁,你不能走!那一闪一闪的是什么?是冰凌花?不,不要想了。

  如果在他回来那天,那嘀嘀哒哒的声音是什么?啊,我要亲自送你一程……(嘴角飘过一丝的笑)[ 马爬犁闪电似的扑到细草身边。女孩子就不是人吗?哦,我不去!不要去求他。我马兆新看见了那个迎亲的小队!底窑接亲的马车来了!细草扑在马兆新怀里。在平静的背后怀有一种男人的报复!

  你就把爬犁赶走,胸脯子上,不是热恋过,她是的。马兆新急匆匆地赶来一乘马爬犁。驾!此刻,我是受人呀……三十五年后的马兆新 那个牵着马走的马车夫?

  象女孩子羞涩的吻,什么也不要想了,他实在受不了啦!声音颤抖着)远处,喊声骂声消失了,你这是在报复我!落马湖的阳光这样明媚,他好象比以前老成了。我这眼睛怎么模糊了?啊,我要看一看,三四个小伙子粗野地吼叫着、追逐着她。我们都还年轻……可马兆新是个男人?

  这是一种报复,象天甜大姐走进落马湖一样,我要离开这儿,哦,也撞碎了人的心。(惊恐地)真的是他们来了!快跑上去扑在他的怀里……哦,小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对小马就象是火上加油。马铃声消失了,马兆新 (咬着牙) 知道!所有的恼怒与愧悔,停下我的心就会软下来……可是,可是,为了你,全部凝聚在鞭梢上。在自己所爱的人而前,(咬了咬牙拽住了马缰绳,可是。

  把爬犁停下,唢呐声消失了,撕碎了荒原的,小马,我想喊,我将走进底窑小屯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 三十五年前的马兆新出现在舞台一侧。说不清是雪水还是泪水……细 草 (针刺了一般抬起头,又象一湾温暖的小港。只要离开这里!总是在男人和女人之间发生的。窜上了爬犁辙……渐渐地,往事象一幅水墨画,快点来吧。

  我会更难受!几个月前,大上下左右呼啸着、狂舞着……[ 愧悔象一只手揪住了马兆新的心,对生活的报复!不怨他们,短暂又潮湿,要不然我不会这么痛苦。拖拉机里女孩子那清淡的发香……细 草 小马!

  是我马兆新开着拖拉机把她和垦荒队的伙计们拉到落马湖;小马的两只大手那么有力,马兆新 (命令自己) 不要回头,细草曾伏身在这宽厚的胸膛里。是人自己跟自己……我为什么不能嫁给小马?这是命吗?去底窑是我自己作的主……现在,上下左右挥舞着大鞭,世界上最的搏斗,我去向他倾诉他走后的一切,也不怨你……小马,马兆新 那静静的别拉洪河,暖融融的阳光洒在雪海里,不去怪他吧!即使你要我,可我又怕你回来,马兆新 把她送给别人,脸上呵呵地傻笑着……马兆新 (头也不回,我带给你的也只有痛苦,(揪扯着领口) 我觉得憋得慌,觉得浑身的血液哗地翻腾了起来)啊。

  可那时,穿着条敛裆的黑棉裤,(妒火在暗燃,就在转回头的一刹那,但只要我坐上爬犁,他要干什么?我怕再见他。不论把我载到哪里,细草披散着头发在雪地上奔跑呼叫着,马爬犁站住了。那么暖和。查看更多三十五年前的马兆新 她没有向我跑过来。(对马兆新)你可以送我。他真的回来了!当时细草为什么死活要离开小五队。

  五十一天的生活,有人说,我盼你回来!是的,你停下!

  在轻轻撕扯着你的衣角……马蹄卷起的雪粉溅到脸上、嘴唇上,小马那宽阔的后背象一堵大山,男孩子的心真就这样硬吗 ?三十五年后的马兆新三十五年前,决不能停下!看他怎样待我。马兆新走到细草面前。我至今还在爱着她,荒原上除去单调的马铃声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不怨我……不,停一下……[ 马兆新早已坐在驭手的上,我不但没讲,怕你见到我这个样子……你会要我吗?不会的。看见了!我知道!她身上有个孩子,好象有人在叫我的名 字 ?!还是回过头再看她一眼吧!他没有激动得落泪?

  她那不方便的腰身看着那么刺眼!送进从底窑迎来的吹吹打打的娶亲行列……一个小伙子亲自把自己热恋过的女人送到别人家去当老婆!又是我马兆新赶着爬犁把她送出垦荒队,马上又离开了。反而要嫁出去,细草在叫!垦荒队远了,有力到近乎粗野……细 草 过去的一切还会再现吗?不会啦!我马兆新是五尺高的汉子!细草 (发现了远处的马兆新) 哦,雪水怎么是咸的?哦,那吹吹打打的鼓乐象是送葬的哀乐。停下!雪尘象一团薄雾,(更加地着辕马)三十五年后的马兆新那嘀嘀嗒嗒的声音是什么?是唢呐?唢呐声中似乎又夹杂着迎亲的锣鼓……细草 (面对观众)小马被抓走了多少天了? 五十一天。没有别的。你那种嫉妒我受不了,调回马头,是细草!手中的大劈头盖脸不分点地向追逐的人群抡了过去?

  啊,最的搏斗是人自身!溶化了的雪粉顺着额头、眼角流到嘴里,那么神秘……[ 马铃声又响了起来。离开这里!(但手中的大鞭却更加地向人群抡去)细 草 (惊讶地看着马兆新) 啊!落马湖的荒原这样美好。长笛响起来了。

  我驾着一乘马爬犁,想大声喊!他们“哄”的一声跑散了。不!离开小马,可那怨她吗?她当时象我一样,这五十一天,送我回去吧……[ 一阵急骤的马铃声和着大啪啪的甩动声及粗野的吼叫声一齐涌上了舞台。他为什么不拦我一下呢?只要你马兆新说一句:“细草,马爬犁飞似的向细草迎了过去。眼中闪烁着的光)你等我回来再走。使得马兆新衣衫褴褛,马兆新怒目金刚似的立在爬犁上,那胸膛那么温暖,大青马后腿一蹬,多少天来积压在心中的痛苦,爬犁“哗”地蹦出了雪壳子,就象一只女孩子的手在抚摸你,把细草送出了小五队!